2017年7月30日 星期日

尋找中央山脈弟兄 – 看見1957年中橫開闢時的奇幻台灣

故事背景

這本書故事背景是1957年的台灣,那時中橫公路正開闢一年。國民黨政府也剛剛棄守長江出海口的舟山群島,把12萬軍民撤退到台灣。
故事的主人翁沈俊孝是一位17歲的少年,舟山群島一個叫沈家口的小漁村的子弟,跟著雙胞胎哥哥,帶著媽媽給的金戒指,隨國民黨軍隊「逃難」到了台灣。
他們來到了宜蘭的北門市場,看到了賣魚的大嬸覺得親切,想請他幫忙批漁獲來賣。待是因為語言不通,以及當地人對「外省兵」長期以來的誤解,他們被誤認為小偷。在逃跑的過程中,又陰錯陽差真的勾到了一個婦人的皮包。俊孝躲在公園的樹叢裡,直到天黑才敢跑出來。從此以後就沒見到過哥哥俊仁了。
他輾轉聽說,因為金戒指、皮夾都在哥哥身上,他被誤認為小偷,關到監獄裡面了。又聽說監獄的刑事犯可以申請「外役」,去中橫開路,可以提前假釋。所以俊孝認為哥哥一定在中橫開路,他亂學了幾手魔術與山歌,加入巡迴中橫勞軍的「寶島藝工文化隊」,想藉機找到雙胞胎哥哥。他到處問人:「你有沒有看過一個長得跟我一模一樣的人?」

1957年的中央山脈

故事一開始的場景是藝工隊坐著大卡車,要從台中谷關入山,一路巡迴表演到太魯閣。但是因為炸山山崩,卡車無法再往前開了,他們必須扛著演出的道具進入中橫。那是1957的的中央山脈,一眼望去都是綠到發黑的原始森林、隨處可見參天巨木,行進的路上遭遇了黑熊與毒蛇。故事進行中他們在一個一個工程段巡迴演出,每個工程段都是由祖籍不同地區的榮民組成,有四川、山西、湖南、河北等等南腔北調述說著鄉愁與無常,榮民們在行進間唱著「大步走、大聲唱、日子再苦也得過」。

冒險夥伴們

在冒險的路上加入了兩個少年夥伴。一個是泰雅族嚮導的女兒,15歲的少女沙鴦。泰雅族第一美女,有著動人的歌聲與曼妙的舞姿。沙鴦說他們部落裡有兩口泉水,當你面向太陽的時候,喝左邊那的口泉水會遺忘生命中的事情;喝右邊的泉水則會記得更加深刻。
另一個則是18歲的少年殺人犯陳日新,他在部隊擔任小號兵,負責吹起床號與集合號。陳日新是南投埔里人,因為殺了他爸爸的朋友而入獄,因為他要強姦他的阿母。入獄之後他申請了外役,母親則託人把他爸爸的小號送來給他。主角俊仁有點把日新當成哥哥的感覺。
故事主要是這三個少年的冒險故事,穿插著老兵們(其實那時候也不老)的故事。主角俊仁的背景並不是平鋪直述的說出來,而是一次一次透過片段的回憶,而讓讀者更了解主角。我節錄幾句我覺得有代表性的話:
在故事的前段,沈俊仁問陳日新說你叫什麼名字,陳日新回答:「這裡的人沒有名字,這個地方也是,只有號數。
故事中段,當夜裡榮民說著自己故鄉事情,作者形容俊仁:「他不敢多聽,怕舟山的海潮要一波波湧來,而海潮載著的鄉音,是現在不該想起的。不該想起一個名叫翠英的賣魚女子。」故事到這邊讀者才知道俊仁的媽媽是賣魚的,在市場被誤認偷竊的事件就讓人更加揪心。

尾聲

故事的最後,是以陳日新的死亡作結。在一場大雪停工的時候,陳日新想回家探望母親,但他這樣做等於是逃獄,沈俊仁與沙鴦發現之後,把他送回工作段。隔天山崩,陳日新葬身大山裡。之後俊仁與沙鴦要把陳日新的小號送回去埔里還給他的家人,在路上沙鴦終於帶著俊仁到了部落裡傳說中記憶與遺忘的兩口泉水。
俊仁喝了一口遺忘的泉水,又喝了一口記憶的泉水,他說:「走吧!明天的太陽依舊會升起。」全書完。

找自己的故事

這是一個少年找自己的故事,俊仁在找雙胞胎哥哥的同時,他也在找自己。在異鄉建立自我的認同與定位。最後雖然他沒有找到哥哥,但是他找到了自己:「走吧!明天的太陽依舊會升起。」
這是一本很棒的少年讀物,除了「找自己」之外,更可以認識我們不知道的另一個台灣。中橫開鑿紀念碑上的名字,一個個都是有血有肉的人,都是離鄉背井孩子,一群被時代遺棄在山裡的人。看完之後更能對故鄉的人事物,抱有理解之同情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